【新民晚报】曾经第一时间预测 新冠病毒“人传人”,这支抗疫先进集体未雨绸缪规划研发新布局

  

  经历此次疫情,我们也在重新思考疫苗研发的布局。如再发生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我们要在搭建好的技术平台上展现疫苗60天,抗体90的能力。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所长唐宏研究员介绍。在前不久举行的上海市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上,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疫情防控科研攻关工作组临时党支部获评上海市抗疫先进集体和上海市先进基层党组织。 

  前期积累展成效 

  我们愿为战胜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随时听候调遣,我们全体队员都义无反顾!大年初三,一封由27名科研人员亲笔签名的《请战书》摆在了所党委的面前。新冠疫情突如其来,巴斯德所的科研人员、研究生从世界各地赶回上海,回到岳阳路上他们再熟悉不过的实验室。 

  2003年的非典来去匆匆,很多没有开展完的科学研究随着病毒的撤退戛然而止。非典过后,中科院开始着手组织能够对抗传染病的科研力量,酝酿成立专门的研究所。上海巴斯德所的建立就是要聚焦病原微生物基本生命活动规律、重大传染性疾病的致病机制等关键科学问题,为公共卫生与生物安全提供科技支撑和解决方案。唐宏表示:2003年起,我们围绕冠状病毒开展了很多基础研究,也一直在监控冠状病毒、流感病毒等在野生动物和人群中的感染和传播规律。这次新冠疫情期间,我们研究所能在多个方面有所作为,就得益于之前工作的积累。 

  郝沛研究员是研究所病原发现与大数据中心的负责人,也是科研攻关队伍的一员。在111日获得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后,她带领研究组熬了整整一个通宵,在次日下午就得到了数据分析结果。通过分析和模拟计算,我们第一时间预测了新型冠状病毒Spike蛋白可以与人ACE2蛋白结合,可能通过该机制感染人体上呼吸道表皮细胞。郝沛说。通俗来说,就是病毒可以人传人116日,郝沛研究组向国内知名期刊提交了论文,两天后,专家反馈了意见,仅用了24个小时,经过修改的论文重新提交并被接受。该研究成果也在22日上线发表。我们希望能够用擅长的生物信息学技术,协助医院机构很快作出专业判断。

  未雨绸缪做规划 

  和郝沛研究团队一样,整个上海巴斯德所都在与疫情和时间赛跑。疫苗学与抗病毒策略研究组是所里一支响当当的队伍,进入临床研究的国际首个诺如病毒四价疫苗正是出自该研究组。之前我们组和冠状病毒没打过什么交道,但凭借在疫苗和抗体研发方面的经验,火速转行攻关。张超副研究员说。 

  RNA病毒屡次三番给人类带来不好的记忆,冠状病毒也是其家族的主要成员。面对RNA病毒,疫苗往往难以形成有效的记忆。评价疫苗有两个重要指标,一是免疫保护,另一个就是免疫记忆。唐宏告诉记者。疫苗的免疫记忆,就是人们接种疫苗后,形成了精准的记忆,如果再一次接触跟疫苗同样的病原刺激时,就可以快速启动强烈的抗体反应和T细胞反应,发挥出免疫保护效果。而在抗体治疗药物研发方面,上海巴斯德所设计的混合抗体也颇具特色。唐宏介绍,单一的中和抗体容易使狡猾的病毒主动变异来逃避抗体的进攻,而混合抗体则大大减小了这种可能。   

  疫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在中科院统一部署下,一支由中外科学家组成的小分队逆行来到安徽省新冠诊疗定点医院——中国科技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完成了建立病毒RNA标准盘的任务。尽管长期和病毒交手,大家知道怎么去防范,但那会儿也只能仓促应战。科研人员要到晚上11时才吃上第一口冷饭唐宏回忆,令我们感动的是,外籍科学家没有任何抱怨,在多日的攻关工作中克服了种种不习惯。参与其中的劳蒂米研究员在9月获得了2020年度上海市白玉兰纪念奖,安瑞璋获得荣誉奖。  

  如今,疫情已经进入了常态化防控,但上海巴斯德所的科研人员并没有放慢他们的脚步。他们正用不同的冠状病毒开展机制研究,来解析它们更多的秘密。当然,未雨绸缪也是他们工作的重心。我们还有很多硬骨头要啃,通过与疫苗和抗体企业深度合作,上海巴斯德所的疫苗抗体布局也有了新规划。唐宏说,再与重大传染病短兵相接时,他们想交出“60天研发疫苗,90天研发抗体的答卷。 

  

  (作者:郜阳)